此文已於2005年9月18日刊在北美「世界日報」的世界副刊。雖是一篇讀書感言,卻可從中看出我早年學英文的歷程。我將其放在這個部落格,也是基於這個原因。見報當時有兩小段被刪節,在此我將其還原。

 

我總覺得,一本書之所以能令讀者感動,常是由於作者某些經歷或感受跟讀者的正好不約而同。最近讀「我把English獻給你---頼世雄的英語世界」,我之所以會心有戚戚焉,正是因為從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。

  

這本傳記講的是一個原本放棄英文的人如何變成英文名師的故事。書中主人翁賴世雄當年參加台灣的大學聯考,英文成績只得七分,如今卻乘著英文之巨翼翱翔天際。他在台灣辦英語雜誌頗有成就,在中國大陸的電台講授英語也頗有名氣。 

 

採訪撰述人張夢瑞在書中提到,賴世雄當年在金門服役雖然辛勞,卻也是他學英文的另一段高潮。晚上六點宵禁,所有的弟兄都回到碉堡,正是賴世雄開始讀英文的時間。當時各碉堡都還沒有電,只有一盞煤油燈照明,於是乎他就對著煤油燈讀了起來。

  

我也曾有過類似經歷。當年在馬祖的一個小島上服兵役時,甚至連煤油燈都沒有。夜裡讀英文,照明的只是一根蠟燭。記得當時我還刻意找了一個盒子,割掉朝向自己這一面和上頭那一面,藉以圍住燭光,以免目標暴露。就在這樣「光不明」的克難環境下,一年七個月的外島歲月裡,我先後讀了不少改寫的英文世界名著,包括「雙城記」、「傲慢與偏見」、「湯姆歷險記」和「頑童流浪記」等等。

 

此書還提到,賴世雄在外語學校就學時,曾遇到一位好老師張為麟。他教英文時,會「先將文章內容詳細剖析,讓學生充分瞭解句型結構」。最特別的一點,就是他還會不時舉辦英文背誦比賽,按成績奬懲。

 

我初中三年級時,也曾有幸遇到過一位好老師溫顯榮。他講解課文句型相當明晰,要求英文背誦更是嚴格。比如說,今天他教了三段課文,每個學生回家後都得將這三段給背起來。下次上課時,他會先抽點學號,被抽點到的人就得起來背誦。第一個被抽到的,背誦第一段。第二個被抽到的,背誦第二段。背誦不來,就得受罰。

 

說句實話,我是初一開始學英文,在初三才開竅。當時在台灣南部鄉下,好的英文老師實在非常缺乏。初中畢業後,我念了師範。英文在當時的師範學校只供選修,並不受重視。因為師範學校旨在培養小學師資,當時的小學也還沒有英文科目。我服完兵役之後,能以不錯的聯考英文成績考取大學英文系,應歸功於溫老師當年為我打下的根基。

 

由於自己跟書中主人翁一樣,都曾受惠於英文背誦,對其好處都了然於胸,所以我很瞭解賴世雄一直在鼓勵學英文的人唱英文歌的用心。顯然他是在為「英文背誦」另闢一條「寓教於樂」的蹊徑。可他另外還有一股勁兒,非但我做不到,我想很多學英文的人也做不到。 

 

且舉一例。當年為了學英語會話,賴世雄突然靈機一動,想為老外洗車。他打的主意是,洗車免費,只要能聽到對方用英文說話就行。他就真去天母美軍住家,挨家挨戶按門鈴。結果是,幾乎每家都相應不理。第二周去,又不成。第三周再去,終於有一位美軍士官長讓他進入庭院。於是他一邊洗車,一邊用英文跟對方聊了起來。他回憶當時的感覺:「真是太美妙了!

 

若有人問:「此人為何會有如此傻勁?」我想最好的答案應是賴世雄在書裡說的那句話:「我喜歡英文,非常非常喜歡英文。」

 

這本書每一章的章名下面,都附有一句勵志英文。第一章所附的那句,我覺得特別有意思:The sweetest grapes hang the highest. ( 最甜美的葡萄掛得最高。)看過「伊索寓言」的人都知道,狐狸再怎麼會動腦,還是吃不到高高掛的葡萄。世上有些事,光靠聰明是不夠的。學英文亦復如是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傻瓜英文堂 ENGLISH FOR DUMMIES

dusongt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